欢迎访问政协湖州市委员会网站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政协概况政协要闻协商活动建言献策委员风采学习园地文史长廊
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长廊
 
 
百年承薪忆硕公(下)
文/吴超
日期:2018-05-07 浏览次数: 字号:[ ]

情谊甲子话戒尺

 

记得父亲吴长邺先生曾和我讲述其与我曾祖父和恩师王个簃先生三人之间有关一支戒尺的故事,其中的长久情谊使我深受感动。

据父亲回忆,按照旧例,在元宵拜师授生,对师生皆利,因而在1925年曾祖父吴昌硕先生即在元宵佳节为长邺小孙儿延请了王个簃先生来家授课。那天家中好似办喜事,祖父母为爱儿换上新袍、新鞋,在我曾祖父画室内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曾祖父昌硕公在肃穆气氛中上香之后,祖父东迈公即邀请王个簃老师上坐并呈上小长邺的门生帖子,五岁的小长邺也恭恭敬敬地向老师三叩首,行了拜师礼。让父亲记忆深刻的是当时王个簃老师亲切地把他抱在怀中,赠予了一个红包,红包中是一本《诗品》,此物对我父日后的艺术创作生涯起了极大作用。曾祖父亦在拜师仪式最后将一支木制戒尺交予王老师,并叮嘱其要严格授教,“顽孙如有不可教之处,可以此戒尺罚之”云云。然而据父亲回忆,在他跟随王个簃先生学习成长地几十年岁月中,这支戒尺,王个簃老师始终未动过一次。而父亲也非常感恩王个簃先生对其的苦心栽培,一直把这支戒尺视为他和王老师之间最重要的纪念品之一,并特制锦盒作为瑰宝珍藏。

记得在1985年元宵节,父亲特意带领我和越弟捧着老大昌定制的寿字大蛋糕去王个簃老师寓所拜访,纪念两人六十年来始终如一的师徒情谊。吾父亦呈上了装有这一支戒尺的锦盒给王个簃先生启视,王先生见此物激动万分、兴奋异常,不停感叹吾父如何将此物保存得如此之好。两人最后都热泪盈眶,睹物思人,引发了对我曾祖父的无尽思念,回想其之前的种种,我和越弟在边上听着这些故事亦非常感动。最后,王个簃先生在父亲的提议下,握管在戒尺上题诗一首:“缶师授戒尺,此情永不息,旷隔六十年,爱孙留厚泽。长邺老弟持此遗物索题,个簃八十有九岁。”

 

童画钟馗引趣题

 

还记得父亲向我兄弟姐妹讲诉的关于其小时候和曾祖父昌硕公在端午画钟馗的故事亦非常有趣。

据父亲回忆,那是他七岁那年的端午节。昌硕公应时画了一幅朱笔钟馗和一幅无量寿佛,悬钉壁间,全家团聚一起开心午餐之后,昌硕公去了卧室午睡。而父亲因兴奋开心毫无睡意,独自走进了曾祖父的画室,瞬时被壁上的两幅画吸引。那时幼小的父亲并不懂得画上的线条、章法、韵味等等,更不懂识得曾祖父的破墨技艺和精妙的拔镫笔法,但是就是被画上钟馗须鬓戟张,神似张飞的可爱形象所吸引,便不能控制地在画桌上翻找出一张小纸,对着壁上的两幅画依样描绘起来,作画完毕便回房午睡去了,完全没顾被翻得凌乱的书桌。当昌硕公午睡起后发现一片狼藉的书桌先是震惊生气,但是当他看见桌上的小纸并得知是爱孙的绘作之后,立即满面笑容,细细地询问父亲描绘的经过,并把着父亲的小手,在纸上题了“安吉吴志源,时年七岁”。午后曾祖父的一位高足沙孟海先生下午来寓之时,老人家忍不住拿出父亲的这幅画作向其炫耀,言语中满是开心自豪,沙先生看罢亦在小纸上意趣地题上“不减武梁祠画像,臣沙文若敬观”。

这桩小时候的趣事成为了父亲最重要的记忆之一,其亦小心地保存了这张意义非凡的小纸。1989 年春,在父亲应邀赴日讲学与举办吴昌硕、吴东迈、吴长邺三代书画展的期间,他将小纸装裱成了小手卷,作为参展的作品之一,引起了日本友好人士的关注和好评。并且在回国后特地赴杭州拜访了沙孟海老人,转述了画展的盛况。而沙老见到吾父带去的这幅小手卷,亦不禁拍案惊奇,直叹吾父是有心之人,并在小手卷的后面又作了长跋,回忆了与吴氏家族之间的世代情谊和对前辈的怀念之情。

 

“韭菜弯转”励后生

 

湖州著名书画家谭建丞先生和我曾祖父吴昌硕先生也有很深的渊源。我故乡安吉县一直属湖州管辖,而湖州是一个书画家辈出的地方。谭建丞先生是湖州地区一位久负盛名的书画艺术家。谭老生性开朗、爽朗豪放、爱与人聊天说笑。父亲也和他过往甚密。记得有一次,父亲带我去拜访谭老时,老先生聊起幼年的他与昌硕先生的一段趣事。

那是在谭老 12 岁那年,他随其伯父到苏州拜望昌硕先生。正逢昌硕先生作罢一幅墨兰,还未提款。画面上的兰花幽闲之态和灵巧的墨韵深深地把他吸引住,忍不住向昌硕先生发问道:“公公,这是您画的吗?”昌硕先生回答“是”,并且反问他“你会画吗?”年幼的谭老立马面无难色地答道:“这又何难?”并毫不犹疑地接过昌硕先生给他的画笔三两下完成了作画;昌硕先生看了笑着打趣他“画的不错,一棵韭菜”,并还逗他问道“花怎么没画?”他听罢立马自信地提管在纸上大致比划了两下,算是画的兰花;昌硕先生一看,随即被他的童真所逗乐,大笑道:“好几只湾转(湖州方言:河虾)!好一盆韭菜炒湾转!”所有在场的人顿时都被逗笑了。谭老还记得昌硕先生抚摸着他的笑脸,语重心长地对他寄予厚望道:“小家伙肯拿起笔来画画,说明他爱画会画的,只要多培养他,多读些有用的书,教他画,将来一定可以成为画家!”谭老最后深情地回忆说昌硕先生的教诲影响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受用了一生。

(作者系吴昌硕先生四世孙,西泠印社社员,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副会长,上海吴昌硕纪念馆副馆长)


下一篇:百年承薪忆硕公(上)
 
版权所有 @2008-2010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州市委员会
电话:0572-2398518 2669015 地址:湖州市行政中心1号楼 邮编:313000
技术支持:南京博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